RSS
热门关键字: gay  正太  弟弟  绿帽  堂山  浆果儿 
当前位置:朱唇粉面 > 轻启朱唇 > 正文

chinese cam boy friend Chinese Boy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20.08.10 浏览: 字号:【

宝贝你摸摸它好难受不要舔那里好酥好麻啊book.hookan.com/图文无关

画室的门口。一群叽叽喳喳的小朋友在和薇薇老师说再见。薇薇浅浅地笑着,挥着沾满丙烯颜料的手,挨个的应着。

桌子上、地上横七竖八地摆着孩子们未完成作品。薇薇慢慢腾腾地开始整理,洗画笔,摘围裙,洗手,雪白的泡沫堆积成大朵大朵,快要把手埋起来,她慢慢搓揉着,泡沫轻飘又淘气。

视线开始不清晰起来。她在想美国到底有多好?

半年前,大牛告诉薇薇,要走了,去美国。薇薇没有惊讶,没有表情,大牛紧紧抱着薇薇,反复摩挲着她已经齐腰的长发,哭的一塌糊涂。

薇薇拍拍他的背:“大牛,应该是我痛哭流涕才对,本是要相守的,我住下了,你却走了。”

大牛哭的更加厉害。薇薇疲倦地推开他:“行了,别再哭了,走吧,机场就不去送了。”

这个日子早就该来,却直挺挺拖延了5年。云淡风轻式的恋爱,没有天崩地裂,没有撕心裂肺,没有新鲜创意,只是一起走了5年,没有一个仪式上的收场,那就不会再有新的开场。

大牛飞美国当天,薇薇去剪了头发,又剪成了一堆乱糟糟的短发。

大学毕业了,第一次亲吻薇薇时大牛说:“薇子把头发蓄起来吧。”她乖巧地答应。

头发似乎长得很快,刚齐肩,薇薇说再不想蓄了,扎起小辫子不好看,像撅起来的小扫帚。大牛笑着揉碎了她的头发说:“你就是一把小扫帚,会扫去我的所有的霉气和不快。”

薇薇柔软地靠着大牛。

小屋子里。薇薇开始没日没夜的画画,什么都画不出来,只画大海。她没有去送大牛,那一头乱糟糟的短发好几天没洗,可是画里的大海从柠檬绿色,变成淡蓝色,淡蓝色变成了蓝绿色,变成了深蓝深绿,再慢慢地变成了黑色。

屋子太小了,装不下那些大海的画,也盛不下薇薇的心。大牛走半年之后,她的嘴角终于翘了起来,拿起电话说:“阿顾,我的画装不下了,你帮我搬走吧。”

转眼三年,薇薇在那个熟悉又陌生城市有了自己第一间画室,只教孩子。她跟阿顾说:孩子的眼里看见的未必都是纯真的世界,但是他们的眼里和心里只有纯真。

薇薇不在意已经38岁了,日子慢慢滑过去。

电话猛的响起,她懒懒地接着,那边一片沉默,沉默中有窒息也有熟悉,像来自冥王星的信号。

“喂,是大牛?”

对方沉默。

“大牛你说话。”

“薇子。”对方一片呜咽声。

“你多大了,还哭哭啼啼”薇薇的嘴角抽动了一下。

“我回国了。”

薇薇不接话茬,两边都是沉默。

再和大牛相见,薇薇的头发又长到了腰际。待到长发及腰时,不必再等将军归来。

小型画展厅里,看画的人都悄然。画里有宁静也有奔腾,有彰显也有落寞。

大牛在一幅大海的画前停脚。那张画里,大海不是黑色,不是白色,是介于黑白之间的灰,雅致的灰色,地平线上那抹灰色加了极小极小的一株罂粟,似光不是光......

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昵称:
 
匿名